来自 企业文化 2019-09-16 12:05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浦京 > 企业文化 > 正文

我们进电影院到底等着看什么

觉得应该写点东西来纪念这个年界。在10天长休之中除了放肆睡觉以及小小娱乐之外别无其他,生活突然这样空白,于是便免不了对他人指指点点。

年度大戏很多人都不会错过罢,虽然有了夜宴的教训。那次还是在出差的时候,和年轻的同事们填满了那家小影院的两排座位,因此笑场有点群体性自娱自乐打打闹闹,不知道其他的场次互相不认识的人是否也这样拉帮结派,联合演绎对冯导的不敬,以至于后者曾经怒到说:哥们我不玩了... ...

很少群体看片,但有记忆清晰地觉得,这样的电影一定不能严肃,更不能假装严肃。

一次与一群人看《星战》之类的片子,乘飞机追逐轰炸的时候,不停地摇KFC鸡米花为了把调料弄匀;一次与又一群人看国产大片《红河谷》前,我告诉别人看片花的时候知道片中宁静的坐骑白牦牛后来死了,有个女生狠狠地说:不是宁静太重罢... ...因此哪怕最终再惨烈的敌我拼杀,无法弥补同伴削弱了的悲剧气氛和爱国主义热情。

只可惜后来在大银幕上看到宁静也只是戴了假发,扮吴彦祖的老大兼情人,一台港产的男人戏,镜头只是比较给面子地扫过她的光头,似有似无的表情,以及已显粗壮的腰身。前段时间看陆川的《寻枪》中又一次惊现宁静,同是男人的戏,确是如此不同的位置。觉得她应该是很多男人的梦想,也该是很多导演的缪斯。只可惜她一路跌撞,离了婚,挥霍度日,经济窘迫;成堆的长袖电视古装,再是重要的角色,总不脱风情少妇出轨的伎俩。是她觉得这是抢钱最后必杀技,还是我们的期待已经缩小到她无法伸展的状况?

这次看《黄金甲》,算是犒劳老妈,而女生去看黄金甲,除却对其中众多男影/歌星的仰慕,还有一种对比之后的解气——试问所有年轻女观众,有几人喜欢子怡•章?
看了《夜宴》之后,鱼贯而出所有女生一路把章同学贬到底线。而同是皇后角色,中女生一片倒向谋导演的最初真爱巩俐姐姐。不谈技术层面的功力,我们只能说这种选择全是RPWT阿;)

然而我们也用业余的眼光说一下技术层面罢。
那天剧院半价场只有坐满4排观众,大牌一一上演,金碧辉煌晃眼;用了假黄金还用假琉璃,乌泱泱的太监阵,金银皇军叛军阵,踩坏一个足球场的菊花。周润发在菊花台上应该这么说:你看这个台子天圆地方不就是铜钱的形状?没错!没有银子我们就不会砸下这样的场面;资方给张艺谋的,才是张艺谋的,不给,他不能抢!

当时看影评和导演的采访时想,人家都已经说没有笑场了,观众评价也很高啊,你还要求什么呢? 国内的评论是不是太苛刻? 为什么用草根心态去恶意解读繁荣电影市场的一片诚心呢?

但是作为普通观众,看了之后,我依旧觉得遗憾。
对,是没有笑场,当时这又说明什么? 如果大片的最终结果只是要这样的评价,那也不是那些导演力争国际大奖的世界主人翁态度。
对,是很漂亮,不过这场面真的有点过了。大国就要把钱都贴在廊宇之间么?大国就要每天玩团体操么?
对,演员都演得不错。里面专业的非专业都没有太大破绽... ...但是总觉得少了什么。
是导演们出了问题,还是我们出了问题?我们进电影院到底等着看什么呢?

前段时间出差的时候,身边的同事在看冯小刚早年的电影《不见不散》,已是加班时间,大楼保安过来巡楼看到我同事插着耳机看葛优,他愣是站在那里看着无声的,足有20分钟才不好意思地退走了。

每年的春节电影频道重播的影片,我还是和爸妈傻乎乎地擦着眼泪看了一遍遍的《我的父亲母亲》。

你也许要说:这样的电影无法说明大银幕的魅力,导演的票房不是从盗版DVD数量和电视转播里来的。
我也要承认,我喜欢看那屏幕上盛世堂皇、惊涛骇浪,风卷残云,世界轰轰然被改变... ...

半价场电影差不多是一顿饭的价钱且不能当饭吃。我们都饿着进了电影院,等着的是导演从银幕上射来直至内心的力量。

你可以说,美国大片也常常胸大无脑,为什么观众就没有那么苛刻?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个是文化通行规则,中西方都适用;对于陌生的背景,很少人有人多指责。而我们的大片都在说中国,而我们就长在中国。

在我们中国普通观众的眼里:中国导演们心惊胆战地要在“世界舞台”上演绎一个别人能够认同的中国(就像Mission Impossible III里中国人都还是解放前的穿着),而且他们要这种认同化为票房。于是对白中充斥着半古半今、不古不今的词语,中国文化瞬间浓缩成几行诫文“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心中无剑、手中也无剑”... ...以最熟悉的功夫为手段、宫廷或江湖为背景的剧情来给国际影坛的观众们做一场无比大的秀,其中要包括盛大的舞美、不可或缺的暴力情色场面,同时还普及一点中国文化基础知识。这,本身便是非常艰难的任务;而如果我们要说直指人心,那么也许这本身就是Mission Impossible。

在岁末影坛风起云涌的人物贾章柯带着票房一直惨淡的得奖作品,告诉大家:
在2002或是2003年,他拜会马丁•希克塞斯,当时后者正在剪接室在资方的巨大压力下痛苦地砍去《纽约黑帮》足足25分钟的剧情。当贾走进电梯时,希克塞斯依旧反复地对他说:要坚持小成本,坚持小成本。

观众,是被娱乐操控的观众;观众的口袋,是被娱乐操控的口袋。但是观众的心也许尚未或永远无法泯灭对真价值的认同和推崇。那种判断的力量,不会因为某些导演的退缩而改变。我们的记忆中温情简陋的片断也不会因为满城尽戴黄金甲而消失褪色。

我们应该还记得张艺谋的名生影片,还记得陈凯歌豪情悲壮霸王别姬,忘不了冯小刚给我们每个新年带来意味深长的简单快乐。也许正是因为无法忘记,纵然壮士激情老去,仍旧有无数声音敲打他们的心灵。

普通的我们,坐下观看的那一刻,这样期待:但愿我们喜爱的演员,能漂亮地演出,我们喜爱的导演能漂亮地讲故事,而我们相信的爱和精神能在这几尺幕布上得到伸张。

祝福大家新年快乐,真心快乐!

本文由新浦京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进电影院到底等着看什么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