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企业文化 2019-08-31 04:16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浦京 > 企业文化 > 正文

小评

西安音乐台的有档节目,一个声音独特到听一遍就让我着迷的女DJ,叫洪小平(我不能确定是这样写,可能叫做洪晓萍,whatever)采访了那个时候搞得很像模像样的北京新声中苍蝇乐队的主唱丰江舟,作为一个当年的先锋派画家,他说了一句我印象很深的话,就是“生活本来都是很正常的,但是如果通过画笔把一个瞬间定格下来,再次看,就会发现生活其实很荒诞"(大意)。很明显,贾樟柯的金狮奖影片《三峡好人》就是定格了很多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瞬间。据称此片是因为拍著名画家刘小东在三峡一带采风的纪录片《东》产生的灵感,刘小东就是出演著名的王小帅的《冬春的日子》的那个画家。接着说此片,三峡好人号称要和黄金甲打擂台,而且因为黄金甲的制作人口出不屑的评论,使擂台升级为口水战。不过我觉得企图和打擂台的想法确实有点过,现在中国只有商业院线,花40块看沉闷 100分钟的艺术电影毫无疑问对观众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需要的只是“娱乐”和“视觉刺激”(陈导演语)。

看过贾樟柯全部的片子,<三峡好人>毫无疑问不是最好的,不过也不是最差的。

三峡好人前30分钟简直闷到家了,我个人感觉这次找的非专业演员在对话和肢体动作上都不够放得开(而且,我不觉得这样就更真实),当一个叫做小马哥的混子和女主角赵涛的出现故事稍微有点转机,再配合飞碟、建筑物起飞、大桥亮灯等很荒诞的剧情,似乎影片回到了贾樟柯一贯的叙事风格上。赵涛确实是中国数得着的演技派女演员,她已经熟练运用她的表情和肢体动作表示复杂的人物情感了(但是配戏的人还是那么僵硬,sigh)。整体故事情节还是非常简单的,就和站台、小武一样,一个似乎不那么稳定的环境下,几个小人物的生活轨迹。男主角韩三明(现实中,贾樟柯的一个表兄)从山西到“四川”奉节寻找他16年前被公安解救的买来的媳妇和女儿,在此期间在奉节这个到处都在拆迁、一边是人心惶惶的移民,一边是水上匆匆而过的游客,他靠拆房子打工赚点钱并且在奉节等他跑船的前妻回来;女主角赵涛也是从山西找他似乎发了财的丈夫并且最后提出离婚。两个人基本上在两条线上,没什么关系,唯一的关系就是赵涛的丈夫斌哥(一个有黑社会背景的商人)雇佣小马哥收拾一个人,而后小马哥貌似因为这个事儿被打死。

整个影片充斥了很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小角色和群体,基本上都是一闪而过。我不知道应该不应该说他们真实,因为我相信他们是存在的,但是任何其他地方,不管是电视、电影,即便就在奉节那个地方,让扛着摄像机的人找应该都是找不到的,他们只活在他们的生活圈里面。贾樟柯还是用他最擅长的手法,带有时代符号色彩的使用那些歌,尤其是让小马哥说了那句话 "兄弟,我们已经过时了,这个江湖已经不适合我们了"。我很喜欢片中的一段, 就是电视上播放着移民们上船开往新家园的画面,配上“浪奔,浪涌”的上海滩的主题曲,带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他们悲情的离开,还是带有冒险精神的前往上海崇明开始新生活? 我说不清楚,这里用上海滩还是很妙的。

整个影片无数个镜头,对准三峡的风景,作为背景的巫山云雨在片中人物的身后显得那么虚假,当赵涛和她丈夫在三峡大坝前方的堤岸上搂搂抱抱最后说出要离婚的时候,后面的那个正在如火如荼施工的大坝显得那么诡异而且对个体人物来说毫无价值。第一次到三峡的韩三明终于有时间好好欣赏三峡时,看到的竟然是飞碟略过头顶...这里还是比较Orz的。我个人觉得还是太生硬了,我没有办法很好的理解。还有那个类似拆毁的楼的雕塑在赵涛挂完衣服之后如同火箭一般升空。我感觉贾樟柯受到北野武影响太大了,也开始喜欢使用一些荒诞的元素,企图增加影片的真实感。
总而言之,对于生活在因为建造大坝而被迫拆迁的2000多年的城市的小人物,并不能因为建这么个玩意得到什么好处,反而,他们的生活秩序被打破了,他们旧日的生活好像已经沉入水底,他们现在就好像码头上的人,忙碌,慌乱,为生活所迫干一切勾当。对他们来说,生活中短暂的快乐就是躺在床上抽烟、三五个人蹲在街边,还有就是打牌了。建造这么个大坝,就像实现几代伟大领袖的意愿一样和他们基本上没关系。

我看某新闻说,重庆电视台的某电视人说,重庆人的生活就在他们身边,但是就是拍不出来贾樟柯这样真实的片子。我觉得他们,是从来没有想拍真实的东西,并且放在电视上。因为像《三峡好人》这样的片子表示出的对于低层人物的贴近和关怀不是主流媒体喜欢的。商业化的大众也不喜欢。

本文由新浦京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小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