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企业文化 2019-08-24 01:32 的文章
当前位置: 新浦京 > 企业文化 > 正文

老子也不干了

韦小宝变漂亮了,只能说明一点:世道越来越艰难,工作越来越难找。即便是韦爵爷这样人,也要打扮得玉树临风、光鲜照人才能出场。快退休的小布什感叹说,当了几年的总统,最大的感受就是做在化妆镜前的时间比以前多了许多。经济不景气,工作不好做,只有在容貌上下足功夫,赚点观众的眼球。这点,退休的金庸也是同意的,既然真善不可触摸,不妨让美当道。
回看张纪中遴选的金庸人物,最大的特点就是漂亮男女扎堆,别拿李亚鹏说事,看一个男人漂亮与否,只要看看人家泡过那些妞。形象很重要,黄晓明很漂亮,他的大小老婆也很漂亮,这就足够重拍《鹿鼎记》。波兹曼论述电视媒介的大作《娱乐至死》没什么大观点,就是告诉了这些愚钝的电视制作人,电视观众喜欢看俊男美女,你们有多少就送多少给他们看。可怜我国电视剧被“韩流”深呛几轮才明白过来,陈小春、张卫健这种不入流的古惑仔注定了是配不上韦爵爷的,至于说梁朝伟,他不是不单了么,爱情再无悬念。
小宝一生从事的职业多得令人眼花缭乱,年幼时,他是妓院死跑龙套的,赌桌上鬼魂出老千的,站着尿尿的小太监,皇帝的真皮沙袋;长大了,摇身一变,成了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的关门弟子,顺理坐上天地会青木堂香主;人肉沙袋几年,皇帝给了最先挨刀的御前侍卫副总管;夸奖英雄美女登对,得了神龙教白龙使,即便是当和尚,也是身份仅次于方丈的高僧,之后做了骁骑营正黄旗副都统,人生自此开始惊天逆转;大明长公主的徒弟,大清国建宁公主的老公,大汉奸与大美女的女婿,大国俄罗斯女皇的情人,大清国扶远大将军,大清国鹿鼎公。整个《鹿鼎记》看下来,你会发现,韦小宝这个人除了不会生孩子,凡是男人能干的事情他都会干。
一个疑问也会诞生,金庸为何要塑造出韦小宝这个人?
今天做在电脑前以每分钟打上100字速度的我们,似乎很难想象在上个世纪60年代的金庸做在《明报》的总编室里奋笔书写武侠小说的情景。他为韦小宝辩解的一番话,听起来不足以令人信服。甚至不如王晶安排林青霞对扮演韦小宝的周星驰脱口而出的那句“贾宝玉”更深入人心,一切功名利禄烟消云散后,不如先接受残酷的现实,再来想象下美好的事情。那么就可以理解,为何韦小宝这么一个有前途的人,在庙堂江湖,遗老新贵前都吃得开的人,一心想干的就是做丽春院的老板,终生致力于丽春院的连锁事业。他觉得这是美丽的事业,比那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要美。
说什么民族大义?他连自己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说什么原则?他觉得能活下来就是最大的幸福。书生救国、英雄仗义——那是理想人格,韦小宝干不来。金庸以小宝封笔,是他发现了人性与历史的奥秘,就想李宗吾发现“厚黑”人性一样,人性中那些顽固的弱点——贪婪、狡诈、自私、无耻是如何在现实中上演,这些是怎么导致了人们奴颜婢膝、见风使舵的表现——我们就像流传盛广的那个冷笑话中的小白兔,就算洞悉了解全部的答案,也最终免不挨揍。倒不如学学林青霞,假象下自己美美的白马王子。
韦小宝有一个理想,不会因为风云际会而改变,哪个人会没有点小小的理想呢?大不了明儿对老板斩钉截铁地说:“老子也不干了。我要去开丽春院去了,那是一个美丽的事业。”

本文由新浦京发布于企业文化,转载请注明出处:老子也不干了

关键词: